當前位置: 湖州在線網首頁 >> 財經
智能助理,手機上的新玩具!
發表時間:2021-01-24 08:29:54  閱讀:-   來源:互聯網

當媽媽們醉心于分享養身文章,當大舅開始在陌陌上出現,當大爺們都能熟練地下載安裝各種應用,智能手機確實算在中國普及開來了。

我們熟練地在應用的切換里找到自己的需要,這種無意識卻又習以為常的操作模式,其實早在9年前App Store正式發布就確定了下來,隨之而來的是一種被稱為「應用孤島」的現象。

用一句話來描述「應用孤島」就是,“隨著應用分類越來越清晰,互聯網的信息和服務也逐漸被應用區隔開來”。舉個例子,想要看某人的朋友圈,你要先安裝微信,“安裝”這個動作就像是拿鑰匙開門,開門后才能接觸到這個應用島上的各種內容。

智能助理,手機上的新玩具

這種框架經過多年發展,已然十分成熟,移動互聯網你能想到的大小公司,都在這種模式下琢磨著自己的生財之道。但隨著近幾年人工智能概念的火熱,一些朦朦朧朧的新想法開始在系統設計者的心中發芽:

系統本身有沒有可能削弱應用的屏障,把用戶‘最需要’的內容以更快的方式呈現,有沒有可能帶來一些更智能更便捷的操作體驗?

不妨設想一個極端場景:當你抬起手機的一瞬間,手機就自動啟動你準備使用的功能,掃一掃付款也好,刷刷微博聽聽歌也好,在你主動選擇之前,一切都已準備就緒。

這種想法,現在看來仍然可以說是非常大膽,并且顯得有些稚嫩。

一是受限于技術水平,手機能否真正精準計算出用戶當下的需要還得打一個問號;

二是用戶最常見的應用場景其實也屈指可數,如果沒有足夠的洞察力很有可能做出一些華而不實的功能。

即便如此,系統設計者們還是一前一后開始了探索工作,畢竟沒有人能保證“下載、安裝、啟動、使用”這一套流程已經臻至完美并且能永遠持續下去,微信小程序就是一個大型平臺對現有模式發起的挑戰。當然除了微信,從結構上更適合做這些工作的,是手機系統本身。

智能助理的前因和現狀

我們能看到的第一個成果,是一個包含資訊和功能的集合體。在iOS中它叫通知中心,在MIUI中叫智能助理(MIUI 9更名為信息助手),在EMUI中被稱為“負一屏”。

“負一屏”也好、“智能助理”也好,它應該做哪些、能做哪些,都還在模糊的定義階段。本文涉及到的,只是對不同系統進行一個不客觀不中立不負責任的點評,最后再對它的未來進行一些胡扯。各位聽聽就好。

智能助理,手機上的新玩具

智能助理,手機上的新玩具

要說這“負一屏”,其實都算跟著iOS 10重新調整小組件后出來的東西,iOS 10給小組件在通知欄和鎖屏配備了獨立的頁面,讓小組件徹底變為Android桌面小部件的視覺統一版。

這些工具可能用于顯示天氣、資訊,可能前置出一些應用內的操作。但歸根結底,它們只是無差別地把應用的內容前置到一個統一的界面。使用者難免產生疑惑,如果要看資訊為什么不在應用內看更多的資訊,如果工具帶來的便利微弱,又為什么要改變之前的習慣來依賴這個小部件頁。

無論是谷歌還是蘋果,都沒有給出一個清晰的回答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市場給予的反饋也比較消極,大部分用戶日常使用并不會進入這個工具箱一樣的頁面,相比之下,小米在MIUI 8.2中進行了一些有趣的嘗試。

智能助理,手機上的新玩具

MIUI 8.2推出的智能助理,從形式上其實跟iOS小組件相差并不大,同樣是卡片流,卡片內同樣是資訊和服務的呈現。但一條有意思的規則,就把這些卡片和傳統的小組件區分開來。這條規則是:“部分卡片基于用戶的場景自動出現、自動消失”。

當這條規則被設立下來,智能助理開始有了一定的“智能成分”,它不是一個什么都有一點反而什么也都不突出的工具箱,而成了一個幫你篩選資訊剔除不必要服務的“助理”。

基于這樣的設定,MIUI規劃了諸如電影、航班等在內的比較容易區分時效性的卡片類型,比如在電影開映前給出取票號或二維碼,在航班起飛前前置出詳細的票務信息。

當然,這樣做從產品定義上的缺陷也十分明顯:

  • 對于用戶來說,它像是一個黑盒子。用戶并不能非常明確的知道當下智能助理里會出現什么,是否能給自己帶來便利。這樣的情況下,用戶很難養成使用智能助理的習慣。

  • 這是一個只能輸出,不會響應輸入的“助理”。它的內容會自動調整,但完全遵照自己的規則。你不能像對著一個真人助理一樣跟它說:“先把電影票給我看看”,或者說:“剛剛被你去掉的信息我現在還想再檢查一下”。

  • 更重要的是,當前能被準確定義的“高頻場景”太少了。如果只根據場景來生成內容,智能助理大部分時候處于一個癱瘓狀態,什么也不顯示;如果為了內容的豐富而增加太多常駐工具類型,又會發現用戶時常只是想看個天氣回個微信,智能助理的命中率又太低。

歸根結底,用戶和智能助理之間存在“信任危機”——智能助理因為能力缺失而無法得到用戶的信任。這是在定義階段,追求「智能」不得不面對的挑戰。

那么MIUI是怎么解決這個問題的呢?——MIUI的選擇是,“好吧,那我就不要那么智能了”。

在最新的MIUI 9中,「智能助理」更名為「信息助手」,去掉了卡片自動出現/消失的規則,用戶可以自定義所有卡片的排序,所有卡片也不會消失,只是內部的內容會發生變化。

這是一種妥協,妥協帶來的是一個更像iOS小組件頁的產品,它不會出差錯,但是離顛覆,似乎又遠了一些。

智能助理,手機上的新玩具

MIUI的智能助理可以說是一個探索中的產品,但EMIUI的“負一屏”,現在來看,就是一個非常糟糕的產品,一個不考慮用戶需要完全為導流而生的產品。

首先是混亂的資訊流,雖然圖多字多,但不涉及個性化推送,現有的內容比較隨意(一會荒野獵人,一會熊出沒,再來一個李榮浩,黑人問號臉???)。

其次功能也只是零散的拼湊,生活服務卡片中的美食、電影、打車等功能,有的是跳轉別家公司的H5,有的跳轉自家的O2O,體驗可以說是讓人一臉懵逼。

無怪乎百度搜索“華為 負一屏”,出現的第一條就是“手把手教你關閉負一屏”。

這里舉出一個反例給大家看看一個糟糕的“智能助理”是什么樣的,此外一加的負一屏也是走iOS/Android Widget融合的策略,就不展開了。

手機該怎么成為你的智能助理?

話說回來,批判總是容易的,建設總是困難的。

在寫這篇文章的過程中,也一直在讀王俊煜前輩寫的《我們關閉了幾個產品,這是復盤》,里邊提到了「豌豆莢Smart鎖屏」:

從 2012 年開始,我就相信智能手機的主界面會繼續創新,應用之間的內容會打通,我也相信這是豌豆莢的突破點。鎖屏項目的目標設定為「讓用戶更方便的觸及到手機上的各種功能」。但如果我們更努力一些,更早意識到通用的智能助手產品太難,也許可以像 Alexa 一樣,pivot 到在一些垂直場景中尋找價值。還是我們不夠努力。

......

其次,是產品定位本身的問題。上線后發現,大部分用戶——哪怕是生活在一線城市的白領——日常生活用不到那么多的效率功能。我們花了許多精力設計的場景,大部分的使用率都不到 1%。如果我們用更精益創業的方法更早上線,而不是用慢條斯理的方式來研發,會更早意識到這個問題。我想,這也是 Google Now 等等推進遇阻的一個原因,恐怕用戶使用最多的還是看天氣,「智能」在這件事情上并不是那么「有用」。

在最后,他提到:

我仍然相信智能手機操作系統會發生大的交互創新,這也還是輕芒愿景的一部分。但我最初也確實低估了這件事情的難度。現在,我不認為輕芒可以以一己之力來推進這件事情;在幾年內,輕芒都會繼續和手機廠商合作,來逐步推進我對未來手機交互模式的構想。

這也是我自己秉持的觀點:成為“智能助理”是智能手機必然的發展方向,但是這個漸進式的過程可能要花上數年的時間,要達到現在「震驚」程度的智能,可能會更長一點。

在這個過程中,有兩個不得不解決的問題:

一個是定義問題,“智能助理”絕對不會只是小組件的排列組合,要脫離現在的局面,會涉及到對手機現有能力的重新劃分和融合,以及更廣層面的信息收集。

另一個是技術問題,每個手機里必須內置一個“大腦”(就像iOS中已經內置的Apple Brain),實時精準地對手機能獲取到的各類信息進行分析。

無論如何,系統設計者們都在不斷摸索解決問題的方法。該來的總會到來。

推薦閱讀:北京熱線

圖片推薦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XML地圖 | 網站地圖TXT | 版權聲明

Copyright 2021 湖州在線網 版權所有 本網拒絕一切非法行為 歡迎監督舉報 如有錯誤信息 歡迎糾正


bg视讯就没有赢过